15
10月/2021年

基建行业发展系列之——填补基建空白,投身西部蓝海。

基础设施建设是我国近年来刺激经济发展的核心政策,但长期以来却存在着较为明显的区域分化。

基础设施建设是我国近年来刺激经济发展的核心政策,但长期以来却存在着较为明显的区域分化。在资金和政策上的倾斜下,东部地区的基础建设领域在十余年间得到快速的发展,建设起了现代化的交通网络,而西部地区的基础设施则相对处于滞后状态,虽然关键的交通枢纽都已经打通,但下级通路建设不足,呈现出主干完整但枝干延伸有限的状态。


我国西部地区包括了重庆、四川、贵州、云南、广西、陕西、甘肃、青海、宁夏、西藏、新疆、内蒙古等十二个省、市、自治区,土地面积到达538万平方公里,占全国国土面积的56%。广袤的土地,自然孕育出对完善基础设施的需求,但是由于地理环境、发展历史等因素的影响,我国西部地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,长期滞后于东部地区。尤其是西部地区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投资问题,严重制约了该地区的健康和持续发展。


随着以内循环为主、内外循环共同发展的经济格局确立,扩大内需成为国内经济能否继续快速发展的关键,而西部地区基础建设尚未填补的空白成为了扩大内需最大的蓝海。


1、地理与自然环境


自然环境指的是由水土、地域、气候等自然事物所形成的环境,对人的生活有重要意义,不但是人类生活、生产及其发展的基础,也同样也是基础设施建设考量的最重要的因素。


我国西部地区地形复杂,远离海洋,深居内陆,气候以大陆性气候和高原山地气候为主,气候总体特征是干旱寒冷,水土流失、沙漠化严重。西北部高寒高原,存在着变化复杂的气候环境,早晚、冬夏气温变化剧烈,常年冻土对基础设施建设施工难度要求较高。而西南地区则地形环境复杂,高山、丘陵、盆地,同样对施工造成阻碍。


而我国的东部地区位于欧亚大陆东部,长江黄河造就了冲积平原,地势低平,多为平原和低矮丘陵。太平洋西岸的季风气候显著,气候条件和地势条件共同造就了城市集中、人口密集的东部地区,而这也让东部地区的经济发展、交通建设具备了先天优势。


但随着我国在基础设施领域技术的不断积累,很多施工难点都被一一解决,施工难度已经不再是困扰西部基建大开发的主要难点。随着逆全球化趋势的加深,我国在资源进口的路径上波折不断,提高资源获取自主率势在必行。


我国西部地区蕴藏着森林资源和矿产资源,西部地区矿产资源储量约占我国60%以上,45种主要矿产资源工业储量的潜在价值接近全国的一半,能源资源的探明储量约占全国的57%。补全西部基础设施建设短板,不仅可以促进西部地区经济发展,更可以进一步加强国家安全。


2、人口与城市发展


基础设施建设服务的是人,助力的是经济。在人口聚集区,也就是城市发展基建的效率是最高的,对经济的助力也是最大的。


我国东部地区人口密度大,并且由于发展较早,人口知识水平相对较高快速发展的二三产业形成了较多的交通枢纽,进一步促进周边地区的经济发展与交通发展,也使得地方政府有了更多的财政盈余可以反哺地区基础设施建设,形成了良性循环。


而我国西部地区的人口总数仅约为3.8亿,占全国总人口的29%左右,但面积却占全国国土面积的56%,人口密度小,并且长期以第一产业为主,经济发展落后,城市密度也相对较小。城市与城市之间距离远,难以形成具有经济发展优势的城市群。截至2015年年底,我国高速公里里程突破13万公里,其中西部地区为 45723公里,占比三分之一左右,但考虑到西部地区幅员辽阔,因此人均占比非常之低。


3、工业与政策布局


一个国家的工业类型和政策布局决定了国家的发展方向,我国经济腾飞、GDP快速增长正是始于我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,2001年,我国外贸总额仅有5096.5亿美元,4.2万亿元人民币。而2017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已经达到27.79万亿元人民币,经过16年的发展,外贸总额达到了原来的7倍,GDP也从1.3万亿美元涨到了12.2万亿美元,达到了原来的9倍左右,从世界排名第六上升到世界第二。


我国的经济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吸纳了全球化发展的红利,自改革开放以后便定下来外向型的经济发展路径。在我国工业化发展的初期,我国的工业生产以低技术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,也就是所谓的世界工厂,而我国东部地区人口众多,存在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基础。再加上国际贸易以海运为主,东部地区临近海洋,港湾众多,具备天然的区位优势。


相较之下,我国西部地区在外向型经济中,无论是人口数量还是地理位置都不占据优势,因此发展严重落后于东部地区但随着我国技术水平的不断提升,创新能力和高端技术产业逐渐兴起,原本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开始向东南亚地区和印度地区转移。


在以内循环为主、内外循环共同发展的经济格局下,西部地区存在大片尚未开发的广袤蓝海,一旦补全基础建设上的劣势就将迎来发展良机,产业间的区域传递和迁移有望逐渐加强,比如从东部地区转移到中西部地区,或者从发达地区转移到落后地区,正因如此,我们要进一步加强西部地区交通枢纽城市建设和经济中心城市建设,增加经济发展的竞争力。


在政策上,我们亦需要加大倾斜,基础建设有着投资成本高、回报周期长的特征,因此更需要西部地区的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公司提供指引,在补短板、稳增长中发挥更大作用,为西部地区城乡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提供帮助。



© Copyright 2020, All rights reserved by 中企筑链科技有限公司   浙ICP备20028255号 备案标志 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1085号

免责声明|网站地图

400 0571 666 申请合作伙伴